54.风水先生忙敛财 一街两坊平地起

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生计银54.风水先生忙敛财 一街两坊平地起
(去读书 www.quduwx.org)    福生和阿姐关系极好,福生小时候沈母体弱多病,沈姑娘比福生大七岁,就担当起母亲的责职,照看福生。直到福生十二岁,沈姑娘都和福生睡一张床,洗澡也是沈姑娘包办。福生即使上洋学堂读书,回家也是在阿姐房里的居多。沈姑娘对福生的照顾可谓无微不至,她不愿过早出嫁的原因,更多的也是顾虑到嫁出去女儿泼出水,她要是出嫁了,福生弟弟会没人照顾。沈姑娘出嫁,福生好长时间忧忧寡欢,谁想沈姑娘新婚才两年就死于非命,福生不免悲痛欲绝,不免迁怒于姐夫赵大,骂赵大人面兽心,必遭天谴。

    吴妈虽心疼侄儿,却也指责赵大不听她话,害了沈姑娘也害了自己,赵大都忍了。镇上人都知道赵大成婚两年就弄死了媳妇,赵大因此臭名远扬,再也抬不起头来。然而,知子莫若父,知女莫若母,沈家父母都是大彻大悟的明白人,反而劝慰赵大,流言蜚语不足为信,不要太过自责,人死不能复生,丧事简办,入土为安。李善仁却不肯,既然不能进祠堂,那就在家中给死者停柩送终。吩咐将沈姑娘尸体盛于棺木中抬放于大堂,脚头点燃茶油灯,依礼设帏,家中男女,哭泣尽哀,赵大给尸首兜上红绸巾盛装入殓。棺头上贴金纸太阳、银纸月亮,三日后抬去偏僻荒地埋了。

    过了三七,赵大不想再在这伤心之地呆下去,免得睹物生情,即刻动身去往上海,自谋生路。

    这是十月的天气,街边的梧桐树褪去了些许绿色,多了一份或黄或红的斑斓。一阵风吹过,树叶就刷刷地飘落下来,给这条红木铺就的马路又铺上一层金黄色的地毯。赵大兴冲冲走在马路上,前面来了一辆敞篷马车,马蹄“的的笃笃”地敲打在马路上,马尾左右摆动,缓缓从赵大面前掠过,赵大不禁心疼起马路来。

    老爷说得不错,上海真是奢华,连马路都是红木做的,轱辘和铁蹄在马路上压过,践踏的都是钱。可行人和车辆都没觉得,都喜欢在马路中间走,各式人等行色匆匆,各种车辆缓缓而行,马路两旁都是高楼大厦,招牌灯箱都像长臂猿的臂膀伸到路中央,看着眼花缭乱。赵大要去摩登酒行,在街边伫立良久,过往的黄包车都载有人,没有一辆是空车。终于等到一辆一辆空着的黑色人力车过来,他连忙朝车夫挥手招呼,黑车刚要停下,路边的“红头阿三”就迅速跑过来制止:“不准停车,不准拦车,黑色的,不可以!”“红头阿三”“伊利哇啦”英汉夹杂地说了半天,赵大半句都没听懂,无奈之下,只好走去摩登酒行。

    摩登酒行就在不远的宁波路上,它处在“大世界”和“百乐门”的中间位置,生意很不错。尤其是晚上,在“百乐门”跳完舞、“大世界”游玩没尽兴的洋人、买办或者老板、小开,稍微走走,就走到了摩登酒行。

    酒行完全是英国乡村酒吧风格,长橱靠墙,橱前是长长的柜台,柜台外侧四把单柱高脚圆凳一字排开,客人中有许多是外国人,外国男人喜欢站在柜台前喝酒,和女士调情。另一边墙置有老虎机、击球机,供年轻顾客消遣。酒柜里来自原产国的白兰地、威士忌、杜松子酒和来自西班牙酒庄地窖里的葡萄酒琳琅满目。来自英国、法国和美国和葡萄牙、西班牙的水兵最喜欢喝酒,以在中国喝到自己国家产的好酒为乐,常常在深夜左拥右抱中国女孩来到店里,请女孩喝洋酒,和女孩调笑。女孩们半坐在高脚凳上,身穿旗袍露出大腿,一腿半搭在另一条腿上,接受男士献殷勤,她们喜欢这里的情调。坐在高脚凳上,可以和男士平视,不会有一个俯视一个仰视的尴尬,更显示自己的出高贵。

    白天则是中国顾客居多,有外卖的、有堂吃的,都是熟面孔的常客,他们最喜欢喝祥海自己酿的米白酒。秋冬天喝米白酒比喝啤酒舒服得多,一杯下肚荡气回肠,这种店老板自酿的白色的、新鲜酿制还带着气泡的米白酒成了摩登酒行的招牌酒。许多客人自带盛酒的坛坛罐罐,从杨树浦坐黄包车来,将米白酒当作啤酒喝,喝完了再装满一坛或一罐带走。隔夜出的酒,一上午就卖得精光。赵大来到酒行时,买米白酒的酒客还在排长队,他走进店堂,伙计立马招呼他:“这位老板,来点啥?”赵大一眼就看见祥海西装笔挺,在店堂的角落里和人说话,他指了指祥海说:“我要找你们老板。”祥海听到有人进门找自己,扭头一看是赵大,连忙起身扑过来,和他紧紧拥抱在一起。去读书 www.quduwx.org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生计银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生计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生计银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