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.不孝有三 无后为大

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生计银52.不孝有三 无后为大
(去读书 www.quduwx.org)    赵大和沈姑娘从此夫妻恩爱,如胶似漆,床上那事儿,常常通宵达旦,这下又急坏了吴妈。眼看赵大每日黑眼圈似熊猫,侄儿已三十有二,不是少林习武的年纪,夜夜操练,即使铁打的身子也要垮,便忍不住心疼起来。

    当初是她坐镇新房教唆他们挑灯夜战才有今日夫妻百般恩爱,沈姑娘才怀上了孩子。谁知两个半大不小的人却像顽皮孩童,从此乐此不疲,想自己这一味“药”下得太猛,如今想要阻止也是一桩难事。为了不让赵大过度消耗自己,吴妈逮着机会,就扯住沈姑娘说:“姑娘有孕在身,要好好将养身体才对,不能夜夜没遍数。我给你说,十天半月玩一回,不可夜夜如此,你一定要记下!”沈姑娘羞得面如桃花红,低头应允。吴妈还不放心,每晚都要在新房墙下来回踩踏几遍,当听到屋里有动静,她就高声喊道:“阿大,夜已不早,早点睡吧,明日还要早起习武!”赵大早已不再早起练武,奇怪吴妈怎么突然提及此事。沈姑娘心知肚明,是答应过吴妈的,急忙将赵大推开,将吴妈的话对赵大说一遍,赵大才知是吴妈作梗,很不以为然,但又听不得吴妈总是喊叫,只得歇下。又睡不着,便将自己早时京城遇险,参与革命党刺杀皇太后的事添醋加油地说给沈姑娘听,沈姑娘听得目瞪口呆,说道:“原以为你木讷愚夫一个,想不到会有如此丰富之阅历,真是条汉子。”心生敬佩,愈加欢喜,身子便贴近来。

    赵大轻轻地将她搂在怀里,附耳低语道:“想不到娘子如此冰清玉洁清纯可爱之女子,竟夜夜欲求行周公之礼,真乃奇女子也,做你的丈夫真是上天的恩赐,怪不得有句话说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。”沈姑娘听了,埋头在赵大怀中娇嗔道:“何时学会了油嘴滑舌!我与你身心愉悦,爱你爱到骨子里,卑微到了尘埃里,将来你会小觑我么?”赵大笑道:“哪里会小觑你,爱娘子都来不及。”沈姑娘用手捂住赵大嘴巴,示意他小声,不要让窗外吴妈听见:“姨娘要我少说话,不乱动,说每十日才可一回,现在我开始要矜持了。”赵大又笑道:“姨娘拿佛像给我时,可不是这样说的。”沈姑娘也嗤笑道:“可不是嘛!我娘在我出嫁时,也有‘嫁妆画’给我,如果不看,真不会知道夫妻   会有如此趣味。”赵大说:“姑娘有什么好物件?快拿来我看,难道比那      还好?”沈姑娘抿嘴一笑,下床去箱底翻出一轴黄褐褐的古画,展开来看,果然非同寻常,画的是春宵

    图,共有一十二幅,首页上有娟秀小楷,是沈姑娘亲笔题录的《虞美人》:

    春花秋月何时了?往事知多少。小楼昨夜又东风,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。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。问君能有几多愁?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另有题曰:心若相知无言也默契,情若相眷不语也怜惜。

    赵大大喜,待吴妈困了、倦了,回房睡觉去了,将沈姑娘悄悄扶到桌几上按图索骥,再浴爱河,如鱼得水,        嬉戏了一夜。

    然乐极则悲,万事尽然。某夜,两人刚上床,沈姑娘就诉说腹中疼痛。赵大连忙起来唤吴妈,吴妈来到房中,见沈姑娘疼过一回已平复,也就宽下心来,盛来热水替她擦拭汗津津的身子,忽见她身下濡湿一片,吃了一惊,心想离临产尚早,何以有脏水流出?而沈姑娘却不自知。吴妈支开赵大,要检视沈姑娘身子。

    自古男尊女卑,男女之体也是如此。妻子的身子在丈夫眼里永远冰清圣洁,而在别的女人眼里却是阴柔污秽的,似乎看一眼就会给人带来邪气厄运。而汉子的身子是阳刚之体,妻子随便可看。赵大暗笑,谁家的婆娘,身上每一处汉子不曾看过亲过爱过吃过?什么邪气正气,夫妻在一起就是坑壑一气,哪里来的夫尊妻卑之说。心里想着,踱出门外避开。

    吴妈掀开床上被子一看,见沈姑娘身下湿漉漉一滩,还有一片殷红,心中一沉。毕竟是经产老妇,知道大事不好,赶快吩咐赵大通知李夫人,说沈姑娘怕是要小产。自己拔腿就往镇上接生婆家跑去,恨不能把两条腿扛在肩上飞。李夫人听说沈姑娘要小产,心中嘀咕,哪有怀胎六个月就生的?一边念经一边走进新房,见沈姑娘面色惨白,毫无生气。

    李夫人心中着急,在一边安抚,沈姑娘却毫无反应,情知不对,连忙退出回到上房告诉李善仁。李善仁闻听此言,只在房中跺脚,吩咐夫人赶快去请张重楼张老先生来诊视。李夫人走出屋来,见赵大在屋外团团乱转,李家所有人都挡在东厢房外,不能靠近,不敢发出一点声响。只有吴妈嘴里念叨着“拿摩观世音菩萨”,心里念叨着老天保佑,沈姑娘平安无事,一边跌跌撞撞,忙进忙出,不停地从房里往外倒泼脏水吩咐灶头烧水不要停歇。去读书 www.quduwx.org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生计银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生计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生计银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