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.铁头媳妇以死明志 林容死在黎明将至

去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生计银29.铁头媳妇以死明志 林容死在黎明将至
(去读书 www.quduwx.org)    转眼间,祥海也到了上学的年纪,李善仁请来镇上一位私塾先生到家里教他读书。

    先生对祥海一番观察,先捏了捏他的耳朵,说一对耳朵老长,颇有佛相,以后大气;再摸他后脑勺,摸到一根后山骨,说孩子聪明,性格倔强,少时不省事,但长大后必成才;再看生辰八字,说土命之人土太多,宜木命之人来伐土,忌土来助土。

    李善仁频频点头,叫夫人记下,以后当避则避,以免失之偏颇。小祥海确实

    “少不省事”,才读了半年书,就和先生称兄道弟,还敢捉弄先生,常常弄得先生哭笑不得,又打不得骂不得,只好每每去李善仁面前告状。

    李善仁一见先生告状就生孩子的气,就要拿尺板敲打祥海,祥海一见父亲拿出尺板就大呼小叫,知道只要唤来母亲,父亲就打不下去。

    然而也是贱骨头,一天不打屁股痒,三天两头总要做出一些出格的事,被父亲捉住痛打一顿,好过几天,又要重犯。

    那一天,先生教书教到一半要如厕,祥海就悄悄溜走,独自一人跑到海边去踩潮,在海滩上挖洞捉蟹捞贝壳,竟忘了返家。

    忽然东海紫光冲天,海水暴涨,浪潮涌来,将他一个踉跄打翻在沙滩上,所拾螃蟹贝壳全被冲走。

    祥海遭受突如其来的

    “没顶之灾”,呛进好几口海水,那海水异常咸苦,直往他鼻子里钻,呛得他晕头晕脑,猛然发现今日的海水非同往日之咸水,他欣喜若狂,这不是先生所说的

    “苦水煮盐”之水吗?先生曾说,广福处于三江汇集之地,常常出现紫潮苦水,没人知道这种苦水从何而来,它可以煮盐,祥海急急回家欲告诉父亲。

    李善仁刚刚接到先生的投诉,说小儿罢课了,不知跑到哪里去了,正气急败坏要赵大去捉拿,却见儿子落汤鸡一个,嬉皮笑脸走进客堂。

    李善仁一把将他捉住,厉声呵斥道:“大胆顽儿,竟敢逃学,平日里还捉弄先生,今日新账旧账一起算,不打你个半死,你不知天高地厚,不知还有天皇老子,谁也不许劝和!”说着,叫赵大剥去祥海湿淋淋的衣裤,绑在长凳上,举起竹板就要开打。

    祥海杀猪般嚎叫起来:“小儿该打,小儿该打!只是把小儿打死了,李家的血脉就断了!”李善仁见儿子竟敢威胁老子,气得半死,

    “啪”地一声,手起板子落,祥海屁股上顿时血印暴起,这一下,可把赵大吓坏了,赵大不敢劝和,急忙走去通知李夫人。

    李夫人听闻儿子被他爹剥光了往死里打,这一吓非同小可,急急忙忙从屋后来到客堂,却见李善仁抱着赤裸裸的孩子在说悄悄话,不由得傻了眼,只见李善仁问祥海道:“果真?”祥海大咧咧答道:“果真!”夫人以为丈夫又要教训孩子,急忙上前阻拦,却不知李善仁高兴坏了,拧起祥海腮帮子和颜悦色道:“你怎知此事?”祥海答道:“先生所说。”李善仁连忙放下祥海交给夫人,叫赵大唤来先生问话。

    先生答曰:“老夫确实对祥海说过苦海可以煮盐,那是前朝的事,如今紫潮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如若祥海今日所说,那是紫潮又来了。”李善仁一听果有此事,大为惊奇,立刻吩咐赵大去舀海水来。

    赵大提了木桶去海边,过了好一会,舀了满满一桶海水回来,给先生验证。

    先生用手指蘸了一蘸,放在嘴里尝了尝,对李善仁说:“你看这海水,晶莹剔透,泛着蓝光,非一般咸水,真是可以煮盐的上好咸水。”李善仁叫赵大快快拿去煮来,赵大将海水捧到灶房,让姨妈煮干。

    吴妈不知所以然,以为外甥消遣她:“嫌我太闲空还是怎么的?”赵大赶忙解释:“是老爷吩咐,要用这海水煮盐。”吴妈将信将疑,接过水桶倒在锅里,烧起火来,不一会儿,水煮开,冒出一股青雾,又煮了半个时辰,锅中水煮干,留下一片白。

    赵大用手指将锅沿上的盐星子抹在嘴里舔了一舔,欣喜若狂地叫喊起来:“成了,成了!”急忙用铲勺铲起,盛在碗里就跑。

    吴妈举起扫帚追着他后背打:“你成了,我这锅子可就废了,打死你这臭小子!”赵大来到客堂,将手中碗盏交给李善仁,李善仁看到一碗白花花亮晶晶的盐巴,心想祥海这小子所说不差,顿时惊掉下巴,立刻围海筑坝设厂煮盐。

    这海水煮的盐,不但质量好,产量也高得惊人,是别处的十倍。一年之后,李善仁买下镇上十字桥东侧一片荒地,造起深院大宅,起名叫做李家店堂,择黄道吉日,迁至新居,依旧在后院种下桂花树,树下埋了生计银。

    借机大摆宴席,广交地方官员、乡绅邻里。此后,又建了一所学堂,这件事在广福镇引起了轰动,交口称赞李善仁办了一件天大的好事,人们都不叫他李善仁,都叫他李善人。去读书 www.quduwx.org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生计银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生计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生计银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